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动态 >> 综合新闻 >> 红旗大寨
红旗大寨
来源:中华乡音网时间:2018-09-03

blob.png

作者  崔秋立


去山西昔阳走亲戚,不免想去看看大寨。
从县城出发驱车向东南,不远,见有一座巨型红旗雕塑,嵌着五个金灿灿的大字“农业学大寨”,恍如隔世。再往前走,便到了大寨村前。有座两层的门楼,上面竖着“大寨”两字,穿过门楼,就进了大寨村里。街两旁,是些商贩和店面,卖一些有纪念品和土特产,并不吵闹、推销,很安静。然后是一个小广场,有棵很有年头的老槐树,遮天蔽日,枝叶逶迤。当年社员们端着饭碗开会议事的地方。再上一个坡,便是“陈永贵故居”。简朴整洁的小院,主房是窑洞式建筑,家人寝居的地方。厢房待客,也是老陈的卧室。不少名人政要都到过这里。挂着些照片锦旗,有些令我们这代人记忆犹新的照片。故居外面,有一家“宋立英商店”,和其它门头无二致。商店进深有十多米,望见尽头柜台后端坐着一位老太太。朋友介绍说,她是宋立英,88岁了,谁谁的妻子。可以和她照相。我们看了一眼,没有停步。一是对她没有印象,二是担心是以名人当摆设,合影留念收费卖东西,不愿意凑这热闹。
出了村子,驱车上了虎头山。到了“军民池”——当年军民同修的储水池,便只能下车步行。环视四周,出乎我们的意料,这虎头山既不是穷山恶水,也没有层层梯田。登高远望,山清水秀,绿树成荫,青绿之中还有簇簇红叶点缀其中。即使没有“大寨”这块当年的招牌,凭这如画之风景,也已然能够吸引无数游人。

blob.png
沿着湿漉漉的石板路,来到了周恩来纪念亭。周恩来三次到大寨,是国家领导人最多的。其中两次是陪外国政要,一位是“欧洲明灯”阿尔巴尼亚总理,另一位是拉丁美洲的首脑。导游说,为什么让他们参观大寨,总理当年用心良苦,人家要援助,狮子大开口,我们不想多给,又不能得罪,还得让人家在联合国说话,便安排大寨参观。让他们了解一下中国人的苦日子,感受一下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据说效果还不错。每次来,总理都要对大寨发展给予指导,让他们 多种树,办企业,搞教育,都说到点子上。所以,从七十年代末,全国都还在学大寨搞梯田的时候,大寨就开始退耕还林,如今,站在虎头山上已看不到标志性的梯田。
再往上走,是陈永贵的墓,建在当年他与总理席地而坐聊天的地方。从墓碑前往下看,是117台阶,根据他的年龄、党龄和国家领导人的时间设计,分别为72阶,38阶和7阶。台阶下的“大寨展览馆”前,矗着他的半身石像。导游声情并茂的介绍了他的生平,能够体会到大寨人对他的真挚深厚感情。恐怕不只是因为他影响了大寨的命运,也还在于他的人格和本色。比如,坚持生产劳动,当了国务院副总理,还得要求实行“三三制”,三分之一的时间要在大寨蹲点参加劳动。比如,以身作则,“喊破嗓子,不如干出样子”,吃苦在前,享受在后,从不沾国家和集体便宜。身为副总理,仍坚持保留农村户口,不拿工资。大寨展览馆里,可看到老陈的一组组照片:包着头巾,穿着土布衣裳,满脸褶子,双手青筋怒暴,拉车子、挥镢头,肃然起敬。
在虎头山,在大寨展览馆,会让你感受到一种强大的气场,那种战天斗地不服输的精神。他们干了无数春秋,好不容易把山地改成良田,然后又遭水灾,成了烂泥沟。不服,继续干,再被冲垮,还不服,再干,“看是洪水厉害,还是大寨人厉害”老陈说。冬天干活,冻裂双手,像锯齿般,用针线缝住,脱了皮,再长上,一层一层的老茧,磨成“铁手”。“首战白驼沟”“三战狼窝掌”终于治成了高产稳产田。面对困难、面对自然,永不服输。这就是大寨的精神。既要归功于那个时代,也是从亘古以来,中华民族愚公移山崇高精神的传承。是人类战胜自然改天换地追求美好生活精神的体现。八十年代后,大寨在市场经济中没掉队,他们办企业,搞旅游开发,今天的日子依然过得不错。也是“不服”的精神的延续。

blob.png
在展览馆的照片中,我突然发现了那个刚刚熟悉的名字“宋立英”,她是大寨第一代支部书记贾进才的媳妇,也是陈永贵那一代人中杰出的女干部。与其他人比起来,显得娇小柔弱,但其实是个女强人,干活一点不逊男劳力,品质意志坚强,轧草切断了手指,伤好后仍然奋战在生产劳动第一线。
路上,皮肤黑黑的小导游哼起了一段歌颂大寨的小曲,我没听过,但我会唱别的,“会唱什么?”,她问。“学习大寨呀,赶大寨”,刚唱两句,她便接上了“大寨的红旗迎风摆……大寨的红花遍地开”,一口气唱到底。30多岁的年纪,能把这歌唱下来,为数已经不多。
虎头山顶上,隐约见一座山庙。导游说,一度大寨有人建议把庙修好,供个神仙。但最终被拦下了,多数人,也包括外界的朋友,都认为与大寨精神不合拍。这个段子听来平淡,其实很有深意。说明大寨也曾徘徊,但大寨精神未死。就如这山头起伏,但山石总是硬的,松柏还是青的。
虎头山下来,天色不早,但我们心潮难平,想起了那个“宋立英商店”,怎么也要见见那个老太太,即使她收费,或者是要求买东西,都没关系,都是些小事。他们那代人,活着的已经不多,这次见了,下次未必还能见,况且我们说不准什么时候再来,所以必须合个影,不留遗憾。于是,我们又返回了村子。
商店还在,老太太没在,略失望。店里的人说没走远。说话间,老太太从隔壁急步赶来,听我们说合影,她满脸喜悦,便在门口站下,我和夫人一边一个,老太太主动把手伸过来,“拉着我的手”,她说。我们照完,几个亲戚又照,折腾了半天。她和她的家人绝口不提卖东西,收费,也没有一丝往商店里引导的意思,就在门口和我们挥手再见。
她手上的余温还在,暖暖的。纯朴如斯,善良如斯,惟有大寨。

 


热点标签: 大寨

相关推荐

泛娱乐时代 文化产业趋势观察

泛娱乐时代  文化产业趋势观察  “好莱坞之前会认为,我的IP没问题,操作模式也很成熟,比...[详情]

在大城市,乡音是耻辱的身份证

在北京的理发店,听到青年师傅用家乡话招呼他的伙计,我一下就听出来 了,他是我的老乡,因为...[详情]

舌尖上的百年潮汕“蚝烙”热动全

舌尖上的百年潮汕“蚝烙”热动全舌尖上的百年潮汕“蚝烙”热动全舌尖上的百年潮汕“蚝烙”热动...[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