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动态 >> 行业观察 >> 传承者的救援呼唤
传承者的救援呼唤
来源:中华乡音网时间:2016-12-16

几个月前,温州泰顺遭遇洪灾,薛宅桥、文兴桥和文重桥三处国家级廊桥被毁严重。要想重新修复很难,关键是能修复的人只有两位了。其中一位是年过九旬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董直机,再有就是他的大徒弟省级非遗传承人曾家快。据曾家快说,如今能造廊桥的人几乎没有,因为这门手艺挣不到钱,技术又难学,没有人想学。后来得知,新造一座廊桥需要八个月的时间,如果重新修复被冲毁的三座廊桥,需要的时间会更长。现在不少国家级和省市级非遗项目,由于非遗传承人短缺的症结,或者类似修复廊桥技艺出现的难题,比比皆是。


比如,北京琴书,由于关学曾的成就巨大,北京琴书在北方产生很大影响,致使张艺谋在电影《有话好好说》里,就选取了关学曾演唱的北京琴书。可关学曾去世后,他的传承人出现了青黄不接,即便有传承人在台上演唱,听起来跟关学曾大师却有着明显差距。再比如,宁河区的板桥镇盆罐村历史悠久,民间文化积淀深厚,是我国著名的手工制陶生产地之一。长期以来,盆罐制作工艺在宁河区经济发展中,曾经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也一直是盆罐村村民的重要经济支柱,这一生产技艺是劳动人民长期实践的体悟和智慧的结晶。在人们生活中一直富有实用和艺术鉴赏双重特色。它的文化内涵,为宗教学、民俗学、社会学、考古学,以及宁河地方史研究都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具有史料价值和研究价值。可现在能出色制作盆罐的手艺人不多,年轻人更少。且不说发展,单说保留和继承下来就必须要下一番工夫。


京韵大鼓在天津很有脉络,几十年的发展和传承,涌现出了多个流派,刘派、白派、少白派、骆派,真可谓流派纷呈,姹紫嫣红。现在少白派无人问津了,刘派在小岚云等一代表演艺术家谢世后,仅存的小映霞也已高龄,好在还有杨少杰、张秋萍等在舞台上献艺,韩梅等新生代在成长,但也觉得后备实力薄弱。骆派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她把京韵大鼓推向了高峰,而且让更多的人领略到京韵大鼓的艺术魅力。如今,骆派的京韵大鼓传承人陆倚琴、刘春爱,为骆派艺术的传承和发展起到一个至关重要的作用,有了领衔人,就有了接班人。只要有人扛起大旗,就会带徒弟,就会延续艺术,但现在年轻人还没有逐渐成熟,大都是学了皮毛,还是在像与不像间徘徊。传承人必须是传承其精华,领会其核心。传承人不解其中精粹,不懂得艺术要领,那么传承就会走板。天津时调表演艺术家王毓宝,从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逐步走向艺术高峰,并且能坚持到现在的精彩收官实属不容易。她在演出之余还孜孜不倦地从事教学工作,难能可贵。正式拜她为师的除了高辉、刘迎、刘渤扬、陈淑萍等外,还有美国华盛顿大学民族学博士候选人白卓诗女士等。可惜的是演唱天津时调的继承人也不是很多,天津时调是本土的非遗项目,应该像董湘昆的京东大鼓那样的发展和传承,有点、有面,有队伍、有作品,形成品牌影响力。


天津的中国古典戏法是国家级非遗项目,讲究“捆、绑、藏、掖、撕、携、摘、解”八大技巧。天津的古典戏法长期活跃于市井,使得演员“撂地”时四周围满了观众,戏法表演可以四面围观,无疑就增添了表演的难度。所以说,古典戏法的规矩是有了绝活不能宣扬出去,如果有内部人看出门道,也只能闷在肚子里不能说破。现在刘谦表演完了,不少人在网上把人家的底活说出来,这是古典戏法最忌讳的。天津的古典戏法最注重什么,说来就是一个火候。所说的火候,就是古典戏法的表演者与观众距离很近,没有什么大的道具。观众几乎能看到表演者的一切,甚至后边都会站着观众。为什么古典戏法中的口彩很重要,其实它有两个功能,一个是吸引观众转移注意力,这时候好进行“偷手”。再一个就是有效果,让观众在口彩中享受笑料,也有了切近感。火候的关键就在口和手上。嘴皮子利落就能拢住观众,让那些想走的观众走不了。嘴皮子还得出包袱,能让观众笑出声。现在,肖桂森是国家级传承人,那么他的下一代如何传承这一古老艺术则是一个难题。王营等年轻演员在接棒,能接到什么程度,如何发扬光大也是一个实际问题。


传统的杨柳青木板年画选材考究是其特色之一,精品年画纸应选用精制的绵连宣纸,线稿印刷要用天津、河北一带的野生杜梨木画版和徽墨,在春分前后一次性印刷,彩绘用天然原材料人工调制的品色,裱褙用纸与画面应一致,全过程均采用纯手工制作。目前,市场上用绵连宣纸制作的杨柳青年画已不多见,用纸多以机械化生产的普通宣纸为主。由于常年无序的砍伐,野生杜梨木现在算是稀缺木料。即便是有木料,能刻版的传承人也是凤毛麟角。特别是一些新技术的出现,使部分传统技艺受到巨大冲击,最为突出的是石板印刷、铜版印刷、胶版印刷技术相继被引入年画制作后,木板雕刻技术和手工印刷技术极度萎缩。还有装裱技术,装裱也是非遗传承人的绝活。机械化装裱技术已基本替代了手工装裱,价格又便宜。像天津的京胡制作、葫芦制作以及风筝制作,等等,都会因为手艺太难学,收益又不大,在传承人方面受到影响。天津西青区的笙制作,几代人传下来,后代不愿意学,传承人就到处苦心找徒弟,说不能眼睁睁让这门手艺失传,那就太对不起祖宗了。


随着非遗这个名词不断延伸,中华民族优秀传统在弘扬,非遗传承也是一个必须要解决的难症。滨海新区汉沽文化馆对评剧的传承走出一条新路,政府重视、名家传授、资金落实、学习踊跃。天津相声的传承就是靠着小剧场的团队,以老带新,有步骤,有目标,有方法的传承。相声艺术节的不断举行,就是为传承搭建的一座舞台。相信,拐点是有的,是需要所有人的努力。要让非遗传承人学会真本领,适应新市场,绝不能把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东西在我们这一代丢掉!


热点标签:

相关推荐

泛娱乐时代 文化产业趋势观察

泛娱乐时代  文化产业趋势观察  “好莱坞之前会认为,我的IP没问题,操作模式也很成熟,比...[详情]

在大城市,乡音是耻辱的身份证

在北京的理发店,听到青年师傅用家乡话招呼他的伙计,我一下就听出来 了,他是我的老乡,因为...[详情]

舌尖上的百年潮汕“蚝烙”热动全

舌尖上的百年潮汕“蚝烙”热动全舌尖上的百年潮汕“蚝烙”热动全舌尖上的百年潮汕“蚝烙”热动...[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