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动态 >> 非遗新闻 >> 奔忙在路上的“非遗120”
奔忙在路上的“非遗120”
来源:中华乡音网时间:2016-12-21

奔忙在路上的“非遗120” 

被赞誉为“让木偶活起来”的福建提线木偶戏。视觉中国 黄金国 摄

奔忙在路上的“非遗120” 

福建一名小学生在传承高甲戏艺术。视觉中国 图图 摄

   

临时搭建起的一个大型舞台,演出还没开始,现场已座无虚席,连周围也站满了观众。

日前,福建省仙游县举行了一场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为观众们献上一场视听盛宴。“看到传统技艺能够薪火相传、后继有人,我们感到付出的努力都是值得的!”度尾鼓吹乐学会副会长林嘉乾感慨地说。该学会自今年6月成立以来,以搜集、发掘古典曲谱,培训新艺人为宗旨,目前已有会员100余人。

仙游县是千年古邑,拥有众多非物质文化遗产。然而,与许多地方一样,仙游的非遗项目也普遍面临着传承难题,有的非遗项目甚至濒临消失。为了破解这一难题,仙游县去年6月成立非遗传播艺术团,吸收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和非遗爱好者加入,把艺术团打造成“非遗120”,让不少濒危非遗项目得到了抢救和传承。

抢救:从一个人到一个团

“年事已高,神情萎靡,提不起精神。”当仙游县文化馆馆长陈荣振找到老艺人林友汀时,他住在一幢破旧简陋的三间房内,林友汀是全县唯一的莆仙戏独角戏表演和传统讲古艺术表演老艺人。

陈荣振年轻时就是个“文化痴”,2005年仙游县启动非遗信息收集整理工程后,他利用周末时间,坐着班车到处搜寻,几乎跑遍了全县320多个建制村,像寻宝一样,把一个又一个非遗项目“挖”了出来。

2015年底,陈荣振已经完成当年非遗申报工作。此时,他打听到盖尾镇有个“土陶村”,赶到现场后发现,这是一个有400多年制陶历史的古村,制陶工艺完全可以申报非遗。他找到土陶艺人,和他们说明申报非遗的重要性,但老艺人由于年事已高,对此无动于衷。他又找到村干部,村干部说:“材料不会写。”陈荣振坚定地说:“包在我身上。”村干部问他要多少钱劳务费,陈荣振笑了:“我一分都不要!”随后,他立即搜集、整理资料,补报到市里,让土陶制作技艺成功申请为市级非遗。

土陶村的申遗经历不是特例。“保护非遗的第一步是发现,没有发现何谈保护?”陈荣振感慨地说,发现非遗项目的过程,其实一路都是在抢时间,因为掌握着非遗技艺的大多数是老艺人,“今天没去,过一段时间,老艺人可能就不在了”。带着这份责任感,陈荣振把自己变成了“非遗人体搜索雷达”,也收获了累累硕果——截至目前,仙游县文化馆和非遗保护中心共收集非遗信息条目12294条,筛选出478条汇编成《仙游非遗》,构成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体系;全县成功申报2个国家级、7个省级、39个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发现的过程,也是对非遗传承艺人们的感召。枫亭镇仙华木偶戏剧团传承的仙游木偶戏起源于宋朝,全团有12名艺人,平时靠走街串巷演出赚些微薄收入,陈荣振辗转找到他们时,天空下着暴雨,艺人们对他的到来非常吃惊:“下着这么大的雨,又是周末,你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怎么这么能吃苦?”就是这种越积越多的感动,让老艺人们对陈荣振的信任与日俱增,他们从最初的无动于衷转变为全力支持。

2015年6月,陈荣振组织艺人们成立了非遗传播艺术团,通过各种机会、各种舞台,把一颗颗蒙尘的明珠展示给观众。“现在全团有168位成员,主力都是老艺人、代表性传承人!”

传播:年轻人成表演生力军

虽然秉持着传承非遗这项不小的使命,但“非遗120”并不能给成员们提供优渥的待遇:一是没有高额经费和企业赞助,艺人们完全凭着一腔热情参与演出;二是组织颇为松散,所以无法为艺人们提供商业演出的机会。即便如此,非遗传播艺术团不仅在老艺人的鼎力支持下坚持下来,还吸引了8位年轻新成员的加入。“这背后有秘诀。”陈荣振笑呵呵地说。

“秘诀”其实是从今年3月举办的“2016寻找传承人——非遗公益性培训班”。这是仙游县非遗项目首次面向社会开班授课,由老艺人免费教学,报名的火爆程度超出想象:将近300人填写了报名表,趁着周末时间来上课的超过150人,其中大多数是中小学教师,还有部分高中学生。陈秀琼是莆田学院附属实验小学的一名音乐教师,她一口气报名学习了经文四句赞、游洋山歌等5个非遗项目,把周末时间都花在了学习“非遗”上,“我对这些传统艺术感兴趣,想多接触一些,加上自己是音乐老师,学起来也有优势,乐在其中”。

年轻学员们这份刻苦的劲头,让从未登上过讲台的老艺人们惊叹不已。今年80岁的谢亚榆是诗歌吟诵小组的老师,他整个春天有两个多月在指导学员诗歌吟诵,“我年纪大了,几年没有演出,也从来没有收过徒弟,没想到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学生,而且学得很认真,经常利用晚上的时间来排练,风雨无阻,我很感动”。和谢亚榆一样,很多授课的老艺人都焕发着青春的激情,拿出看家本领教给培训班的学员们。

教的尽心、学的努力,短短几个月时间就颇有成绩,并且在仙游县抢救濒危非遗文艺晚会上得到了充分检验。晚会一共有8个节目,与以往展演时全部由老艺人、传承人担纲演出不同,有一半节目是新老混搭演出,而且十分出彩。

看到“新鲜血液”对非遗的热情,陈荣振十分欣喜。如今,这些年轻的新成员在“非遗120”中虽然数量偏少,却渐渐成为非遗表演和传播的生力军。“这次晚会之后,我又参加了两次非遗演出。”陈秀琼说,三个月之内连演三场,观众都给予了好评,让自己对非遗的热爱更深了。

传承:爱好者变传承者

在陈荣振的计划里,“非遗120”并不只是演出、传播,更重要的是传承。

老艺人们传承的热情越来越高涨。就在仙游县抢救濒危非遗文艺晚会结束后的次日凌晨2点多,谢亚榆给陈荣振打来电话,说他激动得睡不着觉:“我以为就要断代了,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培训班,把这门技艺传下来了!”此外,由于列入非遗项目和参加非遗表演,不少老艺人领衔的非遗演出队伍渐渐有了名气,不仅接到了慕名而来的演出邀约,而且出场费也比其他团体高出50%左右,这让更多老艺人不再固守“传内不传外”等传统习惯,把毕生技艺向培训班里的年轻爱好者们倾囊相授。

培训班里一个个渴求传统非遗文化的爱好者,则被赋予了将来成为传承者的期待。这主要与他们的本职工作相关——培训班以及“非遗120”中大多数年轻成员都是中小学教师,有些还是音乐教师。“我们现在还没办法举办大型‘非遗进校园’活动,但这些学习了非遗技艺的老师完全可以在课堂上给孩子讲一些非遗知识,在学校里把老祖宗的东西传下去。”陈荣振说。

身为老师的学员们,与陈荣振的想法不谋而合。学员林素梅说,讲古、地方戏等传统文化的爱好者越来越少,其实不是因为年轻人不爱听,而是因为听不懂,“参加培训班后,我们近距离地接触了非遗,不仅听懂了,而且会唱了,觉得做一个莆仙人很自豪,所以特别想传给学生们”。

“目前,我们筹备的第二次非遗公益培训班已经在11月初就开始了,主要传承盖尾扎纸、枫亭面塑、游洋剪纸等手工类非遗技艺,预计开设5个班,由老艺人手把手地教;明年,我们还要办一次表演类非遗技艺的提升班,让今年3月那一批学员的技艺水平更上一层楼,也为‘非遗120’吸收更多的年轻人!”陈荣振踌躇满志地说。


热点标签:

相关推荐

泛娱乐时代 文化产业趋势观察

泛娱乐时代  文化产业趋势观察  “好莱坞之前会认为,我的IP没问题,操作模式也很成熟,比...[详情]

在大城市,乡音是耻辱的身份证

在北京的理发店,听到青年师傅用家乡话招呼他的伙计,我一下就听出来 了,他是我的老乡,因为...[详情]

舌尖上的百年潮汕“蚝烙”热动全

舌尖上的百年潮汕“蚝烙”热动全舌尖上的百年潮汕“蚝烙”热动全舌尖上的百年潮汕“蚝烙”热动...[详情]